七寂

高考,明年【2019】六月回归。
头像感谢堕鹄大大为我画的人设√
新浪微博@七寂_补作业中
贴吧@七寂_半度
全职王杰希中心‖火影卡卡西中心‖老九门沙海张日山中心

© 七寂
Powered by LOFTER

一个假条。

开学了,lo主准高三,备考2019年高考。
所以请一个假。
坑等高考结束回来填。

【梁山】不漫长告别

-看第21集的时候脑子里就已经在写这篇文章了,所以和后续剧情有些出入。
-和后续剧情有些出入。

“我想知道……你到底是谁。”

当梁湾发出这句疑问的时候,张日山的内心就不免叹息一声。

谁说这个女孩子,就只会花痴了呢?她的心思是细腻的,她的感觉是敏锐的,她是一个喜欢颜值的女生,但她还是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医生,她漂亮且聪明,温柔且细心。

但张日山依然打着太极,笑着说:“我是张日山啊。”

梁湾只是摇了摇头,“我不是问的这个。”

张日山故作疑惑,向她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其实她想说什么想问什么,他都再清楚不过。

“其实挺奇怪的,细想起来,我们第一次见面,到后来每一次见面,我觉得,都特别刻意,就...

纵观这段时间各种有关张日山的tag,真是实力心疼wuli山山。而且到如今,我的情绪可以说是愤慨的。

启副四副四那边如何暂且不论,主要还是谈一谈副八和梁山。

副八还真是炸成一锅粥啊,各种要打张日山,各种指责张日山忘记八爷的,还有人写张日山在结婚时抛弃梁湾重新和八爷在一起的,怎么着,我们张日山在你们眼里原来就是那种不负责任的渣男还是怎么地?

新cp这边,官方盖章的梁山,粉丝却清一色“心疼湾湾”“求他俩快分手”“赶紧虐张日山吧”“不要张日山了我们去和黎簇玩”,喊的都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打算一夜之间下山走人。

老cp的张日山人人喊打,痛斥其有新欢忘旧爱;新cp的张日山没人疼没人爱,没人愿意分析思...

《沙海》已经播出16集外加两集预告
把新月饭店的钱都赚走了的九门协会张会长,究竟换了几套衣服呢?
让我们一起来细数一下吧。

注:排序不分先后

【副八】人间沧桑[一]

-时间轴混乱。
-没有九门,没有盗墓。

-谁甘心就这样彼此无挂也无牵。
-我们要互相亏欠。
-要不然凭何怀缅。

>>>>>>>>>>>>>>>

1937年,鬼子进中原。

同年,张启山任职长沙布防官,率部驻守长沙。

>>>>>>>>>>>>>>>

齐铁嘴一大早就出了门,长沙街头人群熙攘,路边的摊贩卖力地吆喝着,他从小贩手里买了两个糖油粑粑,用荷叶包起来边走边吃,忽然就见不远处有许多人围在一起,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副八】知否

-一个架空未来军事paro
-少将张日山×参谋齐铁嘴

“报告!齐参谋!成功了!您的计策有效!城守住了!”

指挥部灯火通明,通讯员放下耳机,回头看向齐桓,脸上却没有胜利之后该有的欣喜。

齐铁嘴端着茶杯,背对着满屋的人,悠悠道:“还有呢?”

通讯员抿了一下嘴唇,犹豫一瞬才道:“另外,前线传回消息……张少将……他……他驾驶机甲和敌人同归于尽,牺牲了。”

齐铁嘴轻叹一声:“他说什么了没有?”

“机甲通讯被切断了,我们只听到了半句遗言,他说,我这一辈子,后面的,就听不见了。”

齐铁嘴笑了。

“我知道他要说什么了。他想说……”齐铁嘴闭上双眼,脑海闪过的画面,是许多年前的军部学院。...

谈谈梁山这一对。

沙海播了,有关老九门副官的cp粉心全碎了。

我对这个比较佛,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看了一些梁山cp相关的视频和文,正剧发糖吃的挺开心的,也算是上山了。

我为什么不讨厌梁山cp,可能因为我特别喜欢张日山这个角色吧,有关他的cp不管bl还是bg都能吃。

当然,更重要的还是心疼他。

怎么说呢,副官不是个gay,他身边的那些人都走了,百年来他都独自一个人,如何舍得。

从忠心耿耿心怀家国天下的张副官,到踽踽独行百岁无可畏惧的张会长,他从来都是孤身一人。

那样一张脸,有小姑娘喜欢他的吧,但我猜,要么是那姑娘太干净了,要么就是和张日山一样,这迷局无法脱身。

尹南风属于后者,两人城府都太深,身上都一...

【副八】谢桃花[二]

-此篇为《待重逢》后续,没有看过的小伙伴请先点击我的头像移步首页观看《待重逢》

-这一章有坎肩×罗雀出没!他俩太甜了呜呜呜

张日山出院之后,让齐桓跟着他去了一趟新月饭店,意思一是说叫他见见现在新月饭店是什么样子,二是叫他认个路刷个脸,以后找他也方便。

声声慢把一切都打点妥帖,专车接送,齐桓坐上车的时候恍惚当年被车接送去张府,但是这一次,坐在他身边的人虽然还是副官,却总让他以为是曾经的佛爷。

他叹了口气,没头没脑地冒出来一句:“你到底还是变成佛爷了。”

坐在他身边的张日山难得没有回应。

到了新月饭店,坎肩和罗雀早就在门口候着,有人上来打开了车门,张日山下车,顺手扣好了西服...

卧槽,突然想写《战长沙》里的顾清明和穆副官和《老九门》里张大佛爷跟张日山的联文,有没有人来讨论一下卧槽。

【张日山中心】岁月遗孤

时间是一个很残酷的字眼。

张家人的体质,给他们带来了旁人梦寐以求的长生,但张日山在漫长的时光流逝里愈发明白,与其说这是一种天赐,不如说是一种天罚。

时间是一个很残酷的字眼。

他看着九门曾经撑着天的当家人一个个逝去,而他始终扮演着参加葬礼,给他们送葬的角色。

八爷当真是仙人独行,去时还是孑然一身,他又算尽天机,走的甚至比众人都早些;佛爷夫人双双逝去,张家在数日思量后终于破例,张日山得以亲手把二人葬进张家祖坟之中;二爷得偿所愿,和丫头葬在一起……

有些人见得多了,渐渐传些风言风语出来,说那张副官实则是个妖怪,这么多年都未曾老过,是他害死了那么多人。终于,长沙待不下去了,尹南风适时的邀请,...

【韩王】泄密者

-韩文清的韩,王杰希的王
-写的粗糙,有些地方没有逻辑,只能算个大纲。
-有空会扩写细化

视线里是一片模糊,前面建筑物上燃起的火舌让王杰希有一种天际都将被烧破的错觉,他的喘气声有些粗重,之前十几个小时的高强度运动再加上长时间的精神高度紧张让他有些吃不消。

增援刚刚到来,情势尚未完全明朗,一切都没有尘埃落定,但是他的搭档,他的恋人,却仍在里面以一己之力同敌人周旋。

王杰希使劲眨了眨眼,所视的景象清晰了不少,他看到一队人抬着担架过来,躺在上面的男人衣服上都是斑斑血迹,已经凝结的血块有些发黑,救护车交替闪烁的红蓝灯中也映着火光,有人打开了车门。

而王杰希的呼吸就在看见男人的一瞬间屏住,胸腔里有什...

【副八】《待重逢(续)》 谢桃花 [一]

-很多人说《待重逢》没看过瘾,所以写一个续。没有逻辑没有大纲,写哪儿是哪儿,注意避雷。

-此篇为《待重逢》后续,没看过的小伙伴请先点击头像进入我的首页,移步《待重逢》。

张日山重伤入院后,齐桓就开始了医院学校两头跑的生活。他虽说是跟了张日山,也有前世的记忆,可到底自己这一世的人生还是要接着过下去。

手握重权的张会长原本想以权谋私派专车接送,结果被半桶水的算命先生十分嫌弃地拒绝了,他也只得作罢,只是在暗中加派了人手保护齐桓。算命的知道他私下里的这些小动作,却也不点破,他是为了让张日山能求个心安。

其实张日山才是真正那个嘴硬心软的人,就像他吩咐下人办事时不要伤害苏万杨好,就像他虽然嫌弃吴邪...

【副八】待重逢[四][完]

-本章完结。
-少量黑花出没

张日山的记忆只停留在齐桓把他抱在怀里叫他不要睡过去,等他再睁开眼睛,入目处已经是医院洁白的天花板,淡色的天光隔着一层白纱从窗外透进来,屋里的一切都朦朦胧胧。

伤口麻药劲才过,疼得厉害,他紧皱着眉头,手指一动,就感觉勾到了另一只不属于自己的手。

张日山费劲地转头看了一眼,呼吸几乎都要凝滞——齐桓趴在床边睡得正香, 金丝框的眼镜在脸上压出很深一道印子, 但他浑然不觉得痛, 手还紧紧拉着张日山,不肯松开。

“齐桓,齐桓。”

张日山刚醒,嗓音哑得不成样子,还是艰涩地开口:“齐桓。换个姿势睡。”

齐恒迷迷糊糊地坐直身体揉了揉眼睛,下意识看向床上,见到一双黑色的眸子...

【副八】待重逢[三]

-本章有少量原创角色及黑眼镜出没。

齐桓的好友很快就知道了齐桓跟人打架打进医院的事情,入院第二天就提着花篮果篮来看望,隆重得让齐桓还以为自己被查出了什么大病要长期住院。

“李子,我跟你说个事儿啊。”

李子本名李盛,跟齐桓是同穿一条裤子的交情,两个人从小开始干什么都在一处,从打碎邻居家的玻璃到惹哭人人都喜欢的班花,从互相抄作业到翻墙去网吧打游戏,罚站挨骂挨打都在一处,哪怕不算有福同享,最起码也得算个有难同当了。

李盛这会儿打音游打得正欢,一只耳朵上还挂着耳机,头也没抬随口就问了句:“啥事儿啊?”

齐桓叹了口气:“我见着我梦里那个人了。”

李盛吓得手一抖,comb断了。不过他也没空再去...

【副八】待重逢[二]

-本章可能有错别字,欢迎捉虫。

>>>>>>>>>>

张日山活了一个多世纪,亲手送走了许多曾经同生共死的兄弟,其中当然也包括齐铁嘴。

齐铁嘴是在他怀里走的。张家人长生,当齐铁嘴垂垂老矣之时,张日山却还是年轻时的样子,即使早就预料这样的结局,他依然没有办法面对这样的事实,但齐铁嘴安慰他,当初要是对这件事没有准备,他就不会选择这样一条路。

爬满皱纹的手轻轻覆上张日山白皙年轻的手背,齐铁嘴摩挲了几下,笑了。

多好呀。他说。你还是年轻时的样子,那么秀气,一点儿没变。

齐铁嘴走后,张日山就几乎没有再笑过,当年的张副官接替张大佛爷的位...

【副八】待重逢[一]

-梗来自歌曲《一拜天地》by Ay君&畅畅酱
  可当BGM

>>>>>>>>>>

——来世的你遇见今生的我,是否还会记得?
——相逢一瞥然后擦肩而过,你是否会停驻片刻,眼中些许疑惑?

>>>>>>>>>>

齐桓从记事起,就在重复做同一个梦。

说是同一个梦倒也不算,因为梦的内容各不相同,但梦里,总是同一个人。

那个人有时穿着一身浅灰猎装,打一条绿色领带;有时一身黑色西装,里面配着红色领带和条纹衬衫,黑色皮鞋擦得锃亮;有时也穿着一袭民国长衫,斯斯文文;...

【副八】从前

从前一个军爷,遇到一个算子。
军爷腰上别着枪杆子,算子胸前挂着面镜子。

军爷笑露雪白牙齿,算子抬手为他掐指。
墓里机关到处都是,军爷把命交给算子,算子拉住军爷的袖子。

1937迎来了日本的鬼子,炮火之后不见了军爷的影子。
算子关了算命的铺子,回家过了自己的日子,终身没有娶过妻子。

算子到了将死之时,记得那年他还是个小伙子,遇见一双带桃花的眸子。
他下巴长出了花白胡子,竟一直等成了老头子。

算子还要再等下辈子。

【副八】救不得也哥哥

-设定副官处于某些原因一心求死。
-随手摸鱼,没有逻辑,没有剧情,可能ooc
-标题灵感来自“行不得也哥哥”,即古代文人模拟的鹧鸪啼声。
  用以表示行路的艰难,同时表达了对离别的伤感惆怅。

>>>>>>>>>>>>>>>

“八爷。”

齐铁嘴站在桌边,定定地看着背对着他的人,盛着上好雨前龙井的精美茶盏碎了一地,他却浑然不觉。

“我这辈子,不可能为你死。”

张日山站在门外,他压低了军帽的帽檐,墨绿军装衬得他身姿挺拔,像齐铁嘴北上时看见的火车窗外的白杨。

“我也不会为你生。”

张日山用力拉了...

【副八】切切于心

-年龄设定是1939年9月第一次长沙保卫战时,副官21岁,即1918年出生。

-借用小说部分设定,八爷早就知道副官出身张家本家。

>>>>>>>>>>>>>>>

八爷:

见信如晤。

自抗战结束,我再没有写过信,未曾想今日竟还有机会动笔。

东北张家变故,佛爷将我从本家带出来,于马背上打天下,我随他南征北战,未曾尝过一败,当时年少,未曾思考过今后的路究竟何去何从,我本以为,军人战死沙场是宿命。

然日山大难不死,又身负张家血脉,送走佛爷夫人,再送走老九门诸多当家人,苟活至今,恰好百年。

百年之中...

【副八】黄粱贪欢[片段]

-小片段,究竟是架空还是原著向未定,整体结构未定,设定及全文补全等到明年高考结束再看情况吧。

《黄粱贪欢》

齐铁嘴捧着壶热茶,蓦然想起,十年之前,也是这样一个雪夜,那个人,就这样猝不及防地闯进了他的世界,又抽身离去。

>>>>>>>>>>>>>

齐铁嘴一连几日都找不到张日山,那个人所有的痕迹都消失得干干净净,干净得若不是那枚袖扣还贴身放着,齐铁嘴几乎都要以为张日山这个人从头到尾就是一场幻觉。

他去找张大佛爷,但面对神色焦急看起来着实憔悴的齐铁嘴,佛爷却闭口不言,被逼问得紧了,和张日山相似的薄唇才终于在开合间...

【方王】写手编辑三十题之二十七题 相伴与背后

-这一次,由王杰希在背后辅佐,伴随方士谦去取得他应有的荣光。

方士谦,男,26岁大龄宅男,目前面临着人生中的巨大困扰。

不不不,他不学理科,发量安然无恙,甚至因为从事写作头发似乎还有越长越浓密的趋势;目前过着自由自在跟自己编剧同居的生活,并没有年轻人的感情危机;就连他的室友兼编辑大人王杰希,也因为方士谦的书已经成功出版他可以好好休息而心情愉悦。

嗯,也许……这就是问题?

方士谦拉开卧室的门,探出头费力地伸长脖子朝厨房瞄了一眼。

隔着厨房的玻璃门,他看见王杰希手里正拿着双筷子搅鸡蛋;高压锅里咕嘟咕嘟大概是烧着排骨,因为王杰希昨天就说今天吃肉给方士谦补补身体;白色的大理石灶台上还放着一个...

【方王】写手编辑三十题之二十五题 荣光

-拉低活动水平之作。
-ooc。
-赶时间所以粗制滥造。

上一棒: @陆。 下一棒: @淑格拉馨

方士谦的小说要出版了。

杂志连载完结已经几个月有余,读者反响很好,几份调查结果也显示假如单独出书成册销量绝不低。

方士谦写的是目前中国文学市场上相对较少但受众面并不算很窄的西幻小说,架不住他的小说里伏笔众多,涉及方面甚广,人物形象丰满立体,文笔成熟稳重又不失犀利,读起来叫人欲罢不能,加之里面的一些设定相当戳人,几乎在刚开始连载就火了起来。

王杰希全权负责了他的出版各项事宜,由于是出版社方面决定出书,因此很快进入了审稿阶段。

他没日没夜地坐在电脑前,一遍又一遍地反复阅读方士谦这一年多来写的...

一个喻王。

真心话大冒险是职业选手聚餐的保留节目,毕竟没有酒,打扑克打麻将都不适合那么多人一起,也就只能玩一玩游戏来助兴。

王杰希头一年硬被当时还叫叶秋的叶修拉着玩儿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输了被逮着问“有没有喜欢的人”,年少时的烂俗问题,目光扫了周围燃烧着八卦之火的一众,他遥遥望了一眼不远处跟别人说话的蓝雨队长,不着痕迹地垂了眼睑,只道一个“有”字。

在场的都是糙汉子,女孩子们都在一边儿交谈化妆品和电视剧,谁能注意到王杰希这点微妙的小动作,只顾着追问“谁啊是谁啊”,而早早一副老气横秋样儿的王杰希抿唇摇头。

你们这超过一个问题了,不合规矩,不予回答。

众人失望做鸟兽散,叶秋叼着烟说“再来一轮啊说不定大...

自相矛盾。

对于王杰希,总有一点见不得人的私心。

我宁愿他不是个好队长,宁愿他不收获外界对他改变打法牺牲自我的精神大肆赞扬,宁愿他在新秀挑战赛上把高英杰打爆。

我想看到赛场上那个恣意挥洒的魔术师,想看到他变幻莫测的打法,想看他每一场比赛打败对手后,面对全场山呼海啸的欢呼表情理所应当,或者嘴角上扬,不引人注意地暗自握拳,眼底有一抹淡淡的狂傲,和一簇小小的,却永不熄灭的火焰。

我的小魔术师,撞碎了新人墙,就算被斗神一杆却邪挑翻在地,也能爬起来拍拍衣服上的灰,骑上扫帚再继续。

我不要叶修和喻文州对他的夸赞和起立鼓掌,我不要媒体把他的牺牲精神刊上头条。我只想要他站在那里,光芒万丈,用诡谲和神秘的打法让世人...

一个叶王。

十八岁,王杰希出道,魔术师横空出世,打破新人墙,却在斗神这儿不出所料的骑着扫把撞了个头破血流,这都是老生常谈,被杂志记者们铺天盖地的报道,标题一个比一个夺人眼球。

而王杰希一派云淡风轻,丝毫不在意外界如何大肆宣扬。

他刚刚成年,还年轻的很,有的是时间,他不会以“我还是新人”为借口逃避自己的责任,但王杰希也不会陷入深深的自责,在心里留一个永远的疙瘩。

微草对战嘉世那一场比赛结束,新闻发布会开完,在空荡荡的选手通道尽头,王杰希碰见了正靠墙吸烟的叶修。

同样尚还年轻的斗神左手插在裤兜里,右手食指和中指的指根处夹着烟,一片烟雾缭绕里,王杰希眼尖地瞅见地上已经落了三四根烟头。

“林杰前辈说的对...

【许王】天光[一]

–原著向
–许斌×王杰希,冷cp
–人物有轻微ooc
–字数不固定,更新时间不固定

01.

许斌没有和王杰希一起站上过那个象征联盟最高荣誉的领奖台,也没有见识过征服了整个联盟的魔术师。

他转会去微草的前一晚,杨聪拉着他坐在三零一俱乐部大楼的台阶上,絮絮叨叨说了许多东西。那个不能使用舍命一击的队长,既不舍,也无奈,但更为许斌有一个更加光辉灿烂的未来而高兴。

他跟许斌说起关于王杰希的许多事。关于魔术师,关于微草队长,关于王杰希本人,关于那些灼眼闪亮的荣耀。

那些故事许斌曾从荣耀论坛上几个常年火爆的热帖里窥得一二,却始终没有什么实质概念。毕竟第六赛季他出道时,王杰希的转型早就已经是相...

关于《日月春秋》的长评

 @戚风糖糖 


早就答应给太太的长评拖到现在我也是没救了orz。


想说的东西,可说的东西都有很多,需要慢慢理一理,找个头绪来开个头。


老实说,第一次看到《日月春秋》已经是大概两年前的事情了,差不多是15年或者是16年的事情······而现在已经是17年的下半年了,时间过得还真是快。


我已经忘记是在哪里看到这篇文的了,好像是群里的全职文包,里面有一个孙王的《日月春秋》TXT,当时还想这么冷的cp怎么会有人写,估计质量也不是很高...

【叶王】流光[四]


07/

他俩的小把戏没被人察觉。

叶修早就做好了有人发现他喝的是雪碧接着强行换成酒的准备,却没想到,尽管后来他和王杰希是众人的集火对象,他真的靠着雪碧蒙混过了关。

王杰希却是真的有些醉了,双手握着酒杯,目光略微有些滞空的盯着自己的盘子,在一群耍酒疯闹腾的人里,竟也不算多显眼。他向来酒品好,没人搭理就待在一边安安静静的,也不说话,要是有人问什么,他就答什么,乖巧的很。

酒足饭饱,众人有些还没完全醉的,嚷着要去唱歌,醉了开始耍酒疯的就跟着起哄,叶修只得定了包间,除去那些有事儿先走的,还有真的醉到起不来被几个着急回家的人给顺带拉走的,林林总总还剩下十个人左右。

叶修扶着王杰希,中学时代...

+LC斐尔+:

 开屏开屏!!!

包包包子铺!:

“我的魔术师,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

2017.7.6日,王杰希18岁生日

2017年9月,王杰希正式出道

从此,我们拥有了一位魅力无限的成年魔术师


LOFTER邀请所有喜欢杰西卡的小伙伴,一起来送上爱之点赞力,助力魔术

师登上LOFTER开屏

↓↓↓

即日起至7.4日24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手点赞

·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 红心数量超过5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

1 / 3
TOP